专家呼吁尽快明确“100米”定义

昨天专家呼吁尽快明确“100米”定义,市控制吸烟协会召开“五三一”保护青少年行动会议,公布今年4月针对校园周边百米售烟点专项调查结果:目前本市358所中小学校周边100米范围内,仍有241个售烟点。鉴于有关部门对于“周边100米”界定方式存在分歧,专家呼吁立法机关尽快明确“百米”定义,让烟草远离青少年。

校园周边仍在新增售烟点

去年,市控烟协会组织200名志愿者调查全市1244所中小学周边售烟点情况,结果显示,在1244所学校周边100米范围内有370个售烟点。这些售烟点中174个许可证未到期,占47.02%;有23个已经过期,占6.2%,有173个拒绝提供烟草销售许可证,占46.76%。志愿者暗访其中109家售烟点发现,28个售烟点并未拒绝未成年人买烟。

今年4月,市控烟协会再次调查全市358所中小学周边售烟点,结果显示,校园100米范围内仍有241个售烟点。甚至有学校周边百米内新增了售烟点,新增售烟点多达12处,其中7个新增售烟点的《烟草零售许可证》都是去年或今年新审批的。

据了解,本市一些学校周边百米范围内的售烟点,如果是在《市控烟条例》颁布前审批的,曾被有关部门允许经营至有效期,此后不再延续许可。若到期后店铺仍继续售卖烟草制品,则属于无证经营。

“目前,本市烟草销售缺乏有效的监管,没有在立法后及时清理学校周边100米内的烟草销售点。”市控烟协会秘书长崔小波表示,国家烟草专卖局《烟草许可证管理办法》和2016年工业和信息化部37号令《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都明确指出“烟草专卖许可证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修改、废止,或者办理烟草专卖许可证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烟草专卖局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烟草专卖许可证”。

“100米”测量方式存争议

此前,本报《“100米”究竟该怎么量专家呼吁尽快明确“100米”定义?》的报道提出,有关部门对控烟条例中禁止“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销售烟草制品”的规定存在分歧。控烟协会认为应该以学校校门为中心,半径为100米的范围内不能设售烟点,但烟草专卖局则认为这100米应该是严格按照道路交通标识行走的步行距离。

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坦言,如果“100米”的界定不一致,也很难判定烟草销售点是否存在违法设置的问题。

市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段佳丽表示,《市控烟条例》是由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应由立法部门来对“百米”定义进行司法解释,明确如何界定。市教委体卫艺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只要是学校大门外学生能看到的地方,都不应该设有售烟点。”

拟筹建控烟投诉平台

海淀区检察院有关工作人员透露,去年,检察院在梳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时,发现涉罪或涉法且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嫌疑人,抽烟喝酒是其共性问题。也有一些案例是未成年人在抽烟喝酒的过程中引发的。

昨天,市控烟协会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达成共识,双方有意共同筹建一个专门“保护未成年人”控烟投诉平台。平台参照“市控烟一张图”的模式,在本市中小学、幼儿园周边布点,接受公众的控烟投诉线索,市控烟协会审核后,转给“12315”,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视情节受理案件。

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自今年6月10日开展“5·31行动”以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会同市烟草专卖局、市公安局、市教委、市爱卫会、市控烟协会,在全市范围内开展联合执法107次,共出动检查人员2813人次,对经前期摸排确定的512个校园周边售烟点中采取设岗查看手段1020户次,调取监控视频181户,组织宣传活动976次,开展行政指导、行政约谈288次。对“无证无照、有照无证”销售烟草制品立案95件,暂扣香烟44541盒,案值33.24万元,关停专家呼吁尽快明确“100米”定义无资质售烟点94个,其中校园周边100米内的有48个。(来源:日报记者: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