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大学情杀案女主角李霞:证词频繁反复真相

  “被传说得这么神奇的一个女孩子,你都见到了,应该荣幸了。”7月21日, 湘潭中院对12年前湘潭大学“情杀案”作出第四次一审判决:被告人曾爱云无罪,陈华章无期徒刑。远在深圳的“情杀案”的女主角李霞,应约与澎湃新闻记者见面。

  

  2015年7月21日下午,湖南省邵东县野鸡坪镇建新村,曾爱云从法院回到老家,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图

  12年前,湘潭检方认为,陈华章和曾爱云合谋杀害了该校研究生周玉衡。当晚周玉衡遇害之前,喝了陈华章放了安眠药的水,坐在湘潭大学工科南楼308室椅子上昏昏欲睡时,被曾爱云从背后用绳子勒住颈部致死。曾和陈一同将周的尸体拖入电梯至一楼,抛尸于楼外草地上。

  检方认定,曾爱云的杀人动机是:曾与周的女友李霞关系密切,周将曾以前品行不端的情况告知李霞,并规劝李霞,引来曾的不满。

  然而,曾爱云被警方初次讯问时,他坚称案发当晚始终和李霞在一起。几经讯问后,他改变口供,承认杀害了周玉衡。但在2004年7月14日,湘潭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他当庭翻供,称遭受刑讯逼供,做了有罪供述。此后历次庭审,他都否认杀人。

  既是本案发生的“导火索”,也是案件的关键证人,李霞证言的重要程度毋庸置疑。但遗憾的是,她自始至终未出过庭。

  然而,2003年10月29日,李霞因涉嫌包庇罪被关押进看守所,直至11月11日被释放。在这13天里,李霞忽然一改之前的供述,5次供称事发当晚曾爱云曾离开她约20分钟。曾爱云的辩护律师钟致远称,这20分钟恰是警方认定周玉衡被杀的时间。

  李霞获释后,又在其亲属的陪同下,主动到湘潭公安局重案大队更改口供,称案发当晚曾爱云始终和她在一起。

  2004年5月,李霞再次被关押进看守所。之后,其证言频繁反复。

  有时称“记不清”当晚曾爱云是否离开过自己,有时又称曾“离开过20分钟”,有时她又称之前做笔录时撒了谎,“圆了办案人员的心愿”。

  12年后,几乎就在曾爱云无罪获释的同时,已在深圳结婚怀孕的李霞,接受了澎湃新闻的独家专访。作为“情杀案”的女主角,李霞的人生被彻底改变:她被迫辍学,离开湖南,像千千万万个农村女孩一样,她在一座完全的陌生城市里,艰难组建自己的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说,她在很努力地过日子,试图摆脱过往。她想要安宁,但却总有人问起湘潭大学情杀案女主角李霞:证词频繁反复真相当年的事情。为了她的家人、朋友,她只能守护自己,沉默以对。

  “我想过,到了事情了结的时候,偷偷去看看那聪明帅气的玉哥哥到底下葬在哪儿?去问问还不太熟悉的优秀的曾爱云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偷偷的……”

  “最不愿意跟公检法的人打交道,看到都有后遗症”

  澎湃新闻:湘潭中院刚刚宣判,曾爱云无罪,你怎么看这个判决?

  李霞:总算结束了,11年了,结束了就好。……哎。

  澎湃新闻:无罪判决是好事,为什么要叹气?

  李霞:虽然他现在无罪释放了,但是我也担心他出来以后不适应,毕竟在里面关了那么多年,司法程序太慢了。

  澎湃新闻:曾爱云被判无罪,你当年也被判伪证罪,考虑过翻案吗?

  李霞:前几天,法院的人还问我要不要申诉,让我去湘潭。我没答应,那个时候又不知道曾爱云的案子到底怎么回事,他都没结果,我折腾啥。

  我怀着孕,没有时间和精力,走也不能走远,真的没有力气。而且这个事情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申诉也不急这一两天了。

  等到有精力了,我可能会去弄。这个事情还是很麻烦的,我最不愿意跟公检法的人打交道了,看到他们都有后遗症。而且他们给的清白就算清白了吗?我本身就是清白的。我现在估计大半年都动不了,到时候再看吧。

  “周玉衡那边要求比较多,那段时间关系比较僵”

  澎湃新闻:你还愿意再见一见曾爱云吗?

  李霞:以前是打算等事情结束去湖南都看看。当年事发以后我谁都没见过,也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以前想着事情了结了,偷偷去看看那聪明帅气的玉哥哥到底下葬在哪儿?去问问还不太熟悉的优秀的曾爱云到底发生什么?只能偷偷的……周玉衡他爸他们挺伤心的。

  澎湃新闻:那现在回不去的话,会电话联系曾爱云吗?想跟他说点什么吗?

  李霞:他们的联系方式我都删了,我怎么联系,以什么立场联系呢?其湘潭大学情杀案女主角李霞:证词频繁反复真相实我跟曾爱云也不熟。他的心情跟我的心情不一样吧,他现在最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站在每个家庭不同的立场去看,就都能理解。不管是不是合理的情形,但肯定是合情的。

  现在我比较敏感吧,应该算是一个他们看到会比较敏感的人吧。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人的心思怎么搞得清楚呢?毕竟十多年没见过了。也许他可能觉得我变了,但我觉得我的性格没怎么变化,只是年龄变大了。

  澎湃新闻:你想对陈华章说些什么吗?

  李霞:我不太了解他。

  澎湃新闻:你跟周玉衡相识相处的经过是怎样的?

  李霞:我是大一的时候,在一次高年级的男生和低年级的女生宿舍联谊外出活动认识的周玉衡。

  大一比较忙,我跟他大二才在一起的。他很厉害的,高考考得很好,志愿没填好,才调到了湘潭大学。大学的时候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做项目,很多公式很复杂他全都知道,动手能力也挺强的。而且人也长得比较帅,跟曾爱云长得差不多高。

  他家里人对他要求很高。我大三的时候去过一次他们家,发现他的家人对他的媳妇要求也很高。

  有时候周玉衡送我回家,那个时候坐火车从湘潭到郴州只要几十块钱,他们家人总说花了太多钱,太浪费什么的。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我出的钱。大四的时候我拿了七八千元奖学金,周玉衡还把我的钱借给他老乡去买电脑。

  他们家条件不是很好,为他和她妹妹读书借了很多钱,我听说是借了5万块。我就说我不要读书了,出来挣钱就是了。

  但是按成绩排位,学校给了我保送本校研究生的名额。周玉衡保送的是硕博连读,要读5年。他也希望我在学习读研,我就读了。

  但是后来我升研一,发现他那边要求太多,我爸妈对我的期望跟他们的也不一样,那段时间关系比较僵。

  澎湃新闻:你眼里的曾爱云是什么样的?

  李霞:曾爱云跟我是研究生同学,我们读的是一个专业。因为事发前,我们才湘潭大学情杀案女主角李霞:证词频繁反复真相上学一个月,一些课也不在一起,所以我跟他不是特别熟。

  曾爱云很厉害,以前在湘潭大学读本科的,跟陈华章一个班的。他自己工作了两年后考研。如果让我上班再去考研我考不来,静不下心。

  “关了几天几夜,不给睡觉不给饭吃”

  澎湃新闻:事发当晚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霞: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想不通。

  那天晚上我跟曾爱云去找周玉衡,在找的路上被警察带到学校保安科,关了几天几夜,不给睡觉,不给饭吃,就让我坐在那里,不断地问我话,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周玉衡死了。

  后来我被转入看守所,关了一年多。我被关在湘潭看守所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大概比我晚来一个月,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男朋友找别人借几千块没成,就把对方杀了,还碎尸到处扔。女孩子知道这个事情的经过,但是不愿意供出自己的男朋友。

  她是真的知道整个事情,如果我像别人一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行,但我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现在,我还偶尔想想这个事情,但还是想不通。

  “在看守所做装饰品,现在看到那些东西,打死都不买”

  澎湃新闻:听说最近这些年有人陆续来找你回去作证?

  李霞:检察院的人这两年都来了。不管谁来找我都问事发时我是不是跟曾爱云在一起,干嘛一定要把我拖进去?何苦呢?不能让人过得好一点吗?而且我该做的都做掉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不愿再回去作证?

  李霞:我想安宁,其实我很努力在过日子了。为了我,我爸去世了……还有那么多帮忙的叔叔,爷爷……很多人,没办法报答,可是我得替他们守护好我自己。

  我在看守所被关一年多,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爸爸,当时看守所说案情重大,不让见。曾爱云他们家至少他哥是懂法律的,我爸妈是农民,哪里知道什么?

  看守所隔家里很远,我爸腿有问题,但也经常从郴州前往看守所看我,他那么远来一趟也很辛苦,但是看守所就是不让见,我只能收到爸爸带的衣服。(抽泣)

  好不容易等我出来,没过2年,我爸就去世了。反正我觉得我爸我妈也挺亏的,养了我这么多年,读了大学,又摊上这个事,好不容易把钱还清了,他又去世了,都没享到福(抽泣)。

  澎湃新闻:被关在看守所,一定很不容易。

  李霞:我在看守所住得不好,一间房大概住十几个人,没有床,就是一块板子,所有人挤在一起睡。我进去的最迟,就住最外面的靠近门的地方,被子还被别人抢走,晚上冻得要死。每顿饭吃的都是酸菜汤,白菜汤,都没什么菜吃,基本都是一大桶用水煮的,很悲催的。

  在里面还要工作,当时我是做装饰品。每天工作的时间很长,我的手现在还时常发麻。现在看到那些东西,打死我都不会买。

  反正我关在里面也不容易,爸妈在外面也不容易,碰上这种事情就是倒霉,谁知道会发生呢?

  “没如果……碰上这种事情就是倒霉”

  澎湃新闻:在这个案件里,你和你家人都承载了很重的包袱。

  李霞:不管是玉衡的爸妈还是曾爱云的爸妈……都应该是恨我爸,也不对,恨我吧,跟我爸没关系……其实其他人和他们的家人也都挺悲惨的,卷到一个这样的事情里。陈华章就算真的坏,他家里人也不坏吧。

  澎湃新闻:这个案子改变了你的生活。

  李霞:在看守所关了一年多后,法院宣判说我犯伪证罪(缓刑),我直接被爸爸带回家。

  出来以后,我发现自己被学校退学。其实我的研究生只读了一个月,但是我爸和律师找了学校也没办法,还是说要退学。我连学校都没去,爸爸去帮我把手续办了,我在学校里东西也全扔了。

  除了被退学以外,我的党员也没了。大四的时候,我就是预备党员。出事的时候就快要转正了,结果因为这个事情党员也没了。以前预备党员宣誓的时候,还觉得很光荣。

  澎湃新闻:退学以后呢?

  李霞:我在家里待了一两个月后,就去了广东打工。因为家里为了自己的事情,把钱全花光了,还借了别人的钱,我想早点还清钱。

  澎湃新闻:你现在在做什么?

  李霞:在一家光学企业做产品检验工作。

  澎湃新闻:你对这份工作满意吗?

  李霞:还行,但就是工资比较低。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没发生这件事情,你现在的生活会是怎样呢?还是跟你老公一样,也比较相信宿命?

  李霞:没如果……碰上这种事情就是倒霉,谁知道会发生呢?

标签 新闻 澎湃 事情 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