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市沙区公安分局:警花一线执勤 丈夫成超级奶



中新网新疆新闻2月13日电(甘雯)今年30岁的张朵,从警不到两年,却已有八年党龄,是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区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的事业编民警,从事内勤工作。

乌市沙区公安分局:警花一线执勤 丈夫成超级奶

图片由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供图。
主动请缨去一线
2020年春节,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让这个春节假期变得沉重起来。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岗位就是战场。当张朵得知分局组织警力前往高铁站参加疫情防控工作时,她第一时间请缨参战。单位知道她家里孩子小,离不开妈妈,同事也愿意替换她,但张朵却说:“我能行,不用担心我。”而张朵的丈夫小陶选择了独自在家带娃,支持她奋战在抗疫一线。
作为高铁执勤组唯一的女生,娇小的张朵格外引人注目。她和由团委书记朱中华带队的青年志愿者民警,与所有工作人员一样,全部着防护服,戴防护帽和口罩,做好全部防护准备。每天执勤分为两个班,从凌晨6时到晚上22时,执勤时间是6到10个小时,有时火车晚点,执勤时间就更久。偶尔没有车次时,他们才能抽空取下口罩,喝水吃饭,休息片刻。长时间戴口罩执勤,张朵感觉头发昏,有点缺氧,脸也变僵硬了,站一天腰酸腿疼,晚上疲惫不堪回到单位定点宾馆休息,但第二天一早,张朵又满血复活了,精神百倍地战斗在岗位上,耐心地做好旅客宣传检查疏导维护秩序等工作。巾帼不让须眉,张朵样样工作不落在男民警后面,即使武装得严严实实,仍是抗疫一线的最美警花。

乌市沙区公安分局:警花一线执勤 丈夫成超级奶

图片由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供图。
儿子半夜不睡觉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深夜才回到宾馆休息的张朵,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微信,与儿子康康视频通话,康康每天晚上都会问她这句话。
康康只有3岁,正是最粘妈妈的时候,每当他可怜巴巴地问这句话时,张朵都感到心里难受又愧疚,她忍着泪哽咽地哄着儿子:妈妈消灭病毒就回家,你乖乖听爸爸的话。
张朵的老公小陶是IT精英,平时经常外出帮客户解决计算机问题,提供技术支持。
忙于事业的夫妻俩,都是靠张朵在呼图壁的父母帮忙,把康康拉扯到3岁。春节前夕,小两口把孩子接回家,想让老人休息几天,过完春节假期再送回去,但疫情突降,张朵要上一线,父母家隔离,孩子也无法再送去呼图壁,小陶下定决心对张朵说,你安心去上班,我在家里带孩子。
话说得虽豪迈,但带了孩子小陶才知道有多难,从没有过独自带娃,也不会做饭的的他每天手忙脚乱的,什么都要重新学。张朵高铁站执勤的第一天晚上,都凌晨两点了,康康仍不睡觉,小陶实在哄不住了没办法,又给张朵打电话,张朵只好又和康康视频,康康反复说,妈妈天已经黑了,你为啥不回家?张朵眼泪控制不住了,也反复哄他:妈妈还要上班,等病毒消灭妈妈就回来了。哄着他5分钟后必须要睡觉了,在视频里给他讲个小故事陪伴他,就像平时睡觉前一样。5分钟后,张朵与康康互道晚安后挂断了电话。然而这一头,小陶为了不影响张朵第二天的工作,硬是想方设法自己哄着孩子迷迷糊糊睡了。
大考面前共成长
在疫情大考面前,张朵一家三口像许多家庭一样,迎接挑战共同成长。
小陶是计算机技术人才,在业内很有名气,在家期间,他每天要一边带娃一边工作,忙得不亦乐乎。
一次执勤结束后,张朵又和儿子视频,康康说妈妈你陪我认字吧,他拿来了一本书,问道:妈妈这个是啥字?却不会把手机对着字。张朵说妈妈看不着啊,你让爸爸教你认吧,康康说爸爸在工作,不理我。张朵只好哄着孩子,直到小陶忙完了,康康才和妈妈说再见,张朵才放心。
小陶经常要在网络上给客户解决一些技术难题,有时顾不上陪孩子。一次儿子又给张朵打电话告状,原来,儿子喝水把衣服弄湿了,让爸爸给换衣服,由于在工作,小陶哄他说:等一会给你换,爸爸忙着呢。但康康衣服湿了,比较难受,反复重复着要求换衣服,视频这边的张朵又心酸又无奈,此时她多希望自己就在儿子身边,赶紧为他换上干净的衣服,也能让老公能安心服务客户。儿子的哭声最后让小陶不得不向客户道歉,先给儿子换完衣服再工作。
对于张朵来说,一线执勤的辛苦可以承受,她最担心的是儿子,最感激的是老公的支持。开始她每次收到的微信,都是:儿子头磕碰的图片,儿子不吃饭的消息,儿子老捣乱的控诉。张朵深知小陶的辛苦,独自带孩子从来不是轻松的事。她甚至希望每天没有收到小陶的任何消息,因为没有消息可能就是最好的消息。她只能与老公互动加油,互相鼓励,疫情总会过去,一家人总会团聚。
经过十几天的锻炼,小陶哄孩子带孩子做饭的能力也在一天天提高,他做的饭孩子也愿意吃了,那些让张朵揪心不已的信息越来越少了,小陶在微信中,也没有那么焦虑不安了,反而能安慰她,表示自己一定做好她坚强的后盾。
如今,张朵一家的共同心愿,就是疫情尽快过去,一家人尽快团聚,共同迎接春暖花开。  (编辑:冀江彤)。

标签